石家庄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金棺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6:38:42 编辑:笔名

省检察院接到一封群众来信,信中指控金博市市长卢兴才贪污了一个亿的巨款。  检察院不敢怠慢,忙指示反贪局成立重案组进行调查。为了不打草惊蛇,就将所有消息都进行了严密封锁。经过反贪局历时七个月的内查外调,事实终于浮出水面。卢兴才不仅贪污了一个亿的巨款,而且还受贿五千多万。  这可是自中华人共和国成立以来全省发生的个大案要案,省委、省政府、省纪检委、省检察院立即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立即将卢兴才实行“双规”,等依法预审结束后提起公诉,由公安机关实施逮捕。  可当反贪局的数名执法人员赶到金博市的时候,卢兴才并没有在市府上班。执法大队队长髙善良问卢兴才的秘书:“请问你们的卢市长呢?”  秘书说:“卢市长已经好几天都没有上班了。”  “你知道他为什么没上班吗?”  “不知道,领导的事情我从来不过问,也不敢过问。”  看来秘书不像在说假话,于是髙善良就又问:“卢市长的家住在什么地方?”  “卢市长家有两处住所,一处在市内的新城路葵花小区888号,另一处在孔雀山,名叫孔雀山庄。还有没有其他地方,我就知不道了。”  “哦,谢谢你。另外告诉你一声,我们是省检察院反贪局的,我今天问你的话,你不能对任何人提起,也不要给卢市长打电话,明白吗?否则,后果……”  “这你放心。”秘书接过来说,“我已经给卢市长当了多年秘书,保密条例我还是知道的。”  髙善良一行离开市府,就驱车到了新城路葵花小区888号。但按了半天门铃却没人应答,看来卢兴才根本就没有住在市内。髙善良一行又离开葵花小区,风驰电掣地向孔雀山驶去。  孔雀山离金博市五十五公里,并不是风景名胜区。但那里地域开阔,博大无垠,有山有水,有草有花。站在孔雀山顶向外看去,山峰起伏,群峦叠嶂。汉江就像一条透明的玉带穿过千山万水向远方奔腾而去,顿时使人眼界大开,心旷神怡。因此,卢兴才就在那里花巨资建了一座孔雀山庄,时不时地回到孔雀山浏览一番,以排遣心中的郁闷和不快。  当髙善良一行四人赶到孔雀山的时候,只见孔雀山庄里正在过着白事。锣鼓敲得震天震地,唢喇奏得吼天吼地,花圈多得铺天盖地,孝子哭得昏天黑地。几十个“金刚”正轮换地抬着一副黑漆棺材“嘿嘿呀呀”地向远处一座豪华的“活人墓”送去。卢兴才的儿子卢正宝捧着卢兴才的遗像走在棺材的前面,一边走一边大哭。一长溜为卢兴才送葬的队伍举着引魂幡、万明伞、蜈蚣旗、金銮华盖等一系列死人受用的东西缓缓而行。整个孔雀山都弥漫着一种肃杀的气氛,令人感到既热闹非凡而又望而生畏。  执法队没有到孔雀山庄去,只是远远地看着那悲惨的一幕。执法队副队长李世恒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惋惜地摇摇头说说:“我们来迟了,让他死了!”  髙善良说:“一个手握重权的市长,怎么说死就死了呢?我看这死得简单、也死得蹊跷。”  李世恒说:“你是说这里面有诈?”  髙善良说:“我这说的是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堂堂一个市长死了,不可能不通知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甚至通知省委、省政府,怎么能就悄悄地埋了呢?”  “嗯,有道理。”李世恒说。  “还有第三个问题我没解开。”髙善良接着说,“我的老家住在金博市,我知道金博市的风俗习惯。金博市的人死了以后,一般都不会在头天一死在第二天就埋,总要装在棺材里在家里放上几天。家庭状况好的放三至五天,家庭状况差的放二至三天,还要请人打丧鼓、做道场、开歌路、唱孝歌。像卢兴才这种重量级人物,怎么会一死就埋呢?”  李世恒问:“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这事情难办。”髙善良说,“要弄清事实真相,只有开棺验尸才行。但开棺验尸的麻烦事太多了。一是要办理法律手续,二是要拿出确凿证据、把卢兴才的犯罪事实公开。不做到这两条就贸然开棺验尸,死者家属不给你闹个天翻地覆才怪呢。再说了,我们现在还只是怀疑,还没有确凿证据来证明卢兴才没死,我们怎么能开棺呢?我看这样,你带着执法人员把孔雀山庄严密地控制起来,我立即回省城进行详细汇报,看领导有什么指示。”  李世恒说:“事到如今,恐怕也只有这样了。”  髙善良正要走,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髙善良刚接通电话,检察院院长魏国家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髙善良吗?我是魏国家。我刚才接到省政府办公室的通报,说卢兴才已经死了,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髙善良说:“我们现在就在卢兴才的孔雀山庄外面,正眼睁睁地看着一些人把棺材往卢兴才已经建好的“活人墓”里送。我们觉得有三个问题需要证实。,卢兴才是得什么病死的,死前有没有到医院治疗过?第二,既然卢兴才死了,其家属为什么没有及时通报给市政府及其有关单位,而在死者入土以后才通报?第三,为什么入土得那么匆忙,完全与当地的风俗习惯背道而驰?所以我想先把孔雀山庄暂时控制起来,等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以后再按法定程序开棺验尸。”  “我完全同意你的想法。”魏国家说,“我已经命令金博市检察院,让他们派一个班的警力配合你们行动。”  正说着,金博市检察院反贪局派的警力已经到了。髙善良如此这般地向李世恒交代了一番,就带这几个人去了孔雀山庄。孔雀山庄座落在孔雀山的半山腰上,这里的风景优美,地势平坦,绿树成荫,空气新鲜,是一个天然的养生之地。孔雀山庄占地两千多个平方米。一圈高大的围墙围着一座宫殿般的华屋。围墙内亭台楼阁金碧辉煌,奇花异草遍地都是。进入其间,就像进了花园,又像进了皇宫。  卢正宝刚刚送葬回来,突然见几个陌生人进了院子,就又大哭起来。  髙善良掏出派斯和一叠钱递给卢正宝,声音悲切地说:“我们是省检察院反贪局的。我们院长和卢市长是老朋友。听说卢市长英年早逝了,就命我们特来吊唁。很不成敬意,请笑纳。”  当听到反贪局三个字时,卢正宝的脸上立即就露出了一丝惊慌的神色。但听到省检察院院长和父亲是老朋友时,那种惊慌的神色马上就消失了。他一把抓住髙善良的手紧紧地握着,嘴里连声说着:“谢谢,谢谢!”  髙善良不经意地问道:“尊父究竟得的是什么病啊,怎么说死就死了?”  “唉!”卢正宝叹了一口气说,“突发性心脏病。”  “原来就没治过?”  “原来哪知道啊?我一直说叫他每年去检查两次身体,可他说自己的身体好,就是不去。这么一来,就把病给耽搁了,父亲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  “所以,人不能固执。人太固执了,终究还是害了自己。”  “谁说不是呢?”  “别说我说你,你父亲一去世,你就应该及时通报给市委、市政府,再让他们通报给有关单位,也好让我们早点来帮你料理料理。”  “哎呀,哪来得及哟!”卢正宝诉苦说,“父亲一死,我就只顾得悲痛去了,哪还想其他的事啊?父亲就我一个儿子,他的后事方方面面都的我去操心。所以直到昨天晚上,我才想起要给市委、市政府报告。”  “卢市长是那天死的呀?”  “前天。”  “那你把卢市长入土也太快了,按照卢市长的威望,在家里至少放七天七夜才合适。”  “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日子不行啊!”卢正宝叹道,“我们金博市埋葬老人都是要看日子、图个吉利的。可这个月就没有好日了,不是犯三煞,就是犯重丧,再不就是犯灭门,也就是今天的日子好一点,所以就在今天出了殡。”  “哦,原来是这样。”  日子髙善良虽然没看,但金博市附近的风俗习惯卢正宝没说假话,的确是这样。髙善良见卢正宝把话说得滴水不漏,就站起身来告辞说:“你千万要节哀,别把你自己的身体也整垮了!”  卢正宝一把拉住髙善良说:“这怎么行,再忙也要吃了饭再走吧?”  髙善良说:“饭就不吃了,你多保重。另外,你近不要出门,说不定省市领导还要来看你们呢。”  卢正宝说:“这我知道。我父亲毕竟是市长,也有些老领导和老朋友。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是会来的。”  从孔雀山庄出来,髙善良突然觉得自己陷入了死胡同。他一边走一边思索,不知道从哪里才能打开突破口。卢兴才贪污受贿的事实已经成立,即使死了也要把那些赃款追回。一亿五千万呐,不是个小数字,决不能让国家遭受那么大的损失。拘捕卢正宝?不行!尽管这事情卢正宝脱不了干系,但卢正宝毕竟不是犯罪嫌疑人。再说又没有人检举卢正宝,怎么能将卢正宝拘捕呢?现在关键的问题还是要看卢兴才究竟死了没死,如果死了,那就做死了的打算;如果没死,那事情反倒好办了。  髙善良想到这里,就要通了魏国家的电话,把他到孔雀山庄的情况汇报了一遍。,髙善良说:“魏院长,我想开棺验尸,不知道你同意不同意?”  魏国家说:“如果你有七分把握,我就同意你开棺验尸。”  髙善良说:“我现在有九分把握卢兴才没死。,当我到孔雀山庄、说我是反贪局的人的时候,卢正宝明显露出了惊慌之色。虽然是一闪即逝,但却逃不出我的眼睛。第二,卢正宝说话滴水不漏,看起来都是提前编好了的。第三,我在孔雀山庄几乎呆了一个多小时,却始终没见卢正宝的母亲露面,这不符合常理。第四,除了孔雀山庄外面杂乱无章以外,孔雀山庄的院子和孔雀山庄的内部都非常洁净,根本就不像是家里死了人、过了大事的样子。由这些方面我可以断定,卢兴才根本就没有死。给卢兴才送葬,完全是做给世人看的。”  “既然这样,那就开棺验尸吧。”魏国家说。  “不过还有个问题要请示你。”髙善良说,“如果要开棺验尸,那就要和卢正宝正面交锋,把卢兴才的犯罪事实给卢正宝说清楚,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充分的理由开棺验尸。”  “好,就按你说的办。”魏国家说,“我马上去给你办理有关法律手续,派专车给你送到金博市。”  两个小时以后,一切法律手续到位,髙善良跟卢正宝进行了正面接触。卢正宝一听说要开棺验尸,浑身立刻就颤抖了起来,继而又嚎天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父亲啊,你好可怜啊!给共产党卖了大半辈子的命不但得不到好处,连死了都不得安宁啊!啊哈哈哈哈哈……”  哭声惊动了全家,全家人也都跟着哭了起来。卢正宝的母亲突然拿着一把剪刀从内室奔了出来,怒气冲冲地用剪刀对着自己地胸口说:“谁敢开棺验尸?谁敢开棺验尸我就死在他的面前!”  髙善良冷冷地看着卢正宝一眼,又冷冷地看了卢正宝的母亲一眼,突然一跃而起,电光火石之间,卢正宝母亲手里的剪刀就到了他的手里。他把剪刀递给一个刑警,然后对卢正宝和卢正宝的母亲大吼一声:“走!开棺验尸,你们自己做个见证!”  沉重的柏木棺材打开了,里面哪有什么卢兴才的尸体?呈现在人们面前的全是灿灿发光的金条。  这时,只见两个刑警队员从旁边的一座“活人墓”里押出了一个白发苍苍的八旬老翁。髙善良走上前去,一把就掀去了八旬老翁的头套,又一把就拔去了八旬老翁的胡须,于是,一个活生生而又是垂头丧气的卢兴才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卢正宝的母亲昏厥过去了,卢正宝也昏厥过去了。 共 418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济南红绘医院地址
哈尔滨专治男科的医院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上一篇:笑话5

下一篇:爱就爱得死心塌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