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井伊直弼主张开放却终身死失败

2018-12-14 11:58:15

井伊直弼:主张开放却终身死失败

1860年3月3日,从早晨起就下起了雪,江户城里一片白茫茫。这一天是日本传统的上巳节,幕府大佬井伊直弼在60多人武装部队的护卫下走出家门,要登城发表佳节祝贺词。队伍经过樱田门时,埋伏在附近的18名武士发动突然袭击。井伊直弼卫士的武士刀为了防止雪水沾湿而被包紧,不能及时应战,行刺者冲破卫队防护,取下了井伊直弼的首级。电影《樱田门之变》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的血腥场面,临死前的井伊直弼低声悲呼“日本怎么办啊”。

井伊直弼是日本幕末时期的权臣,也是当时少有的开明政治家,有见识有担当,可是却死于非命,其人其事值得后人沉思回味。

1853年“黑船来航”震惊了日本,幕府向各位藩主征询意见。有人主张采取强硬措施,将外来者驱逐出去。只有时任彦根藩主的井伊直弼力排众议,认为“不可开无谋之兵端,以亡人寿”。在井伊直弼看来,日本的国防只能通过采用新技术,尤其是通过战争来加以保障,而这样的知识则要依赖与西方国家建立关系。他说,“在我们如今面临的危机中,仅仅通过坚持我们以往的锁国令,是不可能确保我们国家的安全与稳定的。”

在后人看来,井伊直弼的观点理性客观,实在难得。不过在当时人眼里,这种主张“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因此遭到了激烈反对。幸运的是,理性的意见占据了上风。幕府没有与美国开战,而是缔结条约,放弃锁国政策。

1858年,43岁的井伊直弼就任幕府大老,开始成为政坛的中心人物。当时幕府面临的一大挑战,就是要不要与美国签订修好通商条约。此前美国已经与日本进行了一年多的谈判,终议定了通商条约,包括开放更多港口、允许自由贸易等内容。可是此时日本国内反对声浪高涨,所以一直拖延着没有正式签约。幕府为了缓解压力,就派人到京都征求天皇的意见。

井伊直弼主张开放却终身死失败

过去,天皇对幕府的决定都是例行公事地加以批准。可是这次却明确反对,让幕府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

井伊直弼刚刚成为幕府的实权人物,就面临两难选择。如果批准条约,就会被指责为“卖国贼”

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如果不批准,日本有可能重蹈满清的覆辙。就在同一年,英法联军攻陷天津,战败的清朝被迫签订《天津条约》。而且当时美国军舰已经开进江户湾,大有不惜一战之势。如果开战,以日本的实力,结果可想而知。

对政治家来说,这是巨大的考验。井伊直弼认为,与其拒绝签订条约使国体受辱,不如签字妥协,以谋长远。在海防军备不足的情况下,他决心一身甘受重罪而保全大局,断然下令签订了《日本国美利坚合众国修好通商条约》。条约包括领事裁判权等不平等条款,有损日本的国家利益和尊严,但是毕竟避免了一场战争。两害相权取其轻,从历史的角度看,井伊直弼的选择是正确的。也可以说,他站在了历史正确的一边。因此,后来的历史学家对他的理智和勇气给予高度评价。

依靠个人强权,井伊直弼还解决了争议不休的幕府将军继承人问题,推举德川家茂承袭将军之位。从血缘角度看,这是适合的人选。不过,当时德川家茂年仅13岁,不能总理国政,这样,个性刚强的井伊直弼就将大权抓在自己手里,开始了个人统治的时期。

与外国签订条约成为许多人的攻击借口,尤其是那些在将军继承人问题上持不同意见的政客们,更是利用与外国通商来攻击井伊直弼,“尊王攘夷”运动也开始兴起,井伊直弼陷入孤立。

面对如此局面,井伊直弼本来应该用柔性手腕来化解来自各方面的压力,缓和矛盾,凝聚共识,推动日本走向改革开放。但是这位个性刚强的政治家不会妥协(这可能是专制社会政治家的通病),而是一意独行,强硬镇压,大举逮捕反对派,酿成了日本历史上的“安政大狱”(当时日本年号为“安政”)。受株连的公卿、大名、尊王攘夷志士等达一百多人,一些人被处以剖腹自杀或斩首等酷刑。尊王攘夷的吉田松阴本来被判处流放罪,结果井伊直弼亲自改为死罪,当天就被押到刑场斩首。

在专制时代,这种残酷镇压反对派的事件非常平常。可是,井伊直弼没有意识到,日本已经开始进入一个新时代,老路已经走不通了。仅仅通过坚持以往惯常使用的残酷镇压,无法化解面临的危机,也不可能确保个人安全和国家稳定。

“安政大狱”导致天下怨怒,一些激进武士来到江户,谋画暗杀行动。亲信们劝告井伊直弼立即辞去大老职务,否则性命难保。井伊直弼谢绝忠告,也没有增加卫士。他说:“人各有天命,刺客果要杀我,纵然如何戒心也有隙可乘。”,井伊直弼终究没有逃脱被刺杀的命运。

井伊直弼死后,尊王攘夷运动更加激进,日本进入了一个暴力和恐怖时期。直到8年后幕府被推翻,日本进入明治维新时代,对外开放,对内改革,才逐渐走上了富国强兵的近代化道路。假如井伊直弼对反对派宽容一些,以他的见识和勇气推动日本的改革开放,国家可能少走一些弯路,他自己也不会死于非命。

井伊直弼死后被葬在横滨火车站北面的山坡上,至今陵墓前竖立着他的雕像。他一身典型的幕府时代的官服,宽袍大袖,眉宇间有专横之气,望之令人生畏。我站在井伊直弼的雕像前,想起历史上许多雄心万丈的政治家,却黯然收场,甚至不得善终,不禁感叹历史的无情。

威权固然可能扭转国家方向,开创新时代,但是如果威权者对权力没有清醒认识,肆意弄权,终有可能成为威权的殉葬品。这就是井伊直弼人生悲剧对后世的警示吧。

箱筐
新布丁众娱房卡
混凝土切割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