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妞非在下第171章群殴了群殴了

发布时间:2020-01-25 01:02:36 编辑:笔名

妞非在下 第171章 群殴了群殴了

好危险。

哪怕是与山贼敌对身份的众人,也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这斧头在这可怜山贼的双腿间嗡嗡抖动的样子,令在场所有大男子汉产生一种蛋疼的隐隐感觉。

这山贼差点吓尿了。一向生性谨慎的他,只不过一时兴起拍了姑爷爷山贼的马屁,就参照如此恐吓。

这丫头那里来的这么大力气啊?众人疑惑地瞧向了吴喆。

虽然她不小心将大斧脱手而飞,但使出的力量绝对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是她运用玄气代替臂力缺憾的缘故?可众人运起玄气感应一下,却发觉她根本没有动用玄气的迹象。

这时,吴喆笑嘻嘻地过去重新将斧头拎了起来,还说了句:“抱歉抱歉,不太熟练,失手还请见谅。”

“那要不失手呢?”獐头鼠目山贼哭丧着脸问道。

吴喆歉意地一脸坦诚道:“不失手,肯定就砸中你啦。放心,痛苦不会太久,肠穿肚烂很跨就没气儿了。”

“哎呀娘呀!”獐头鼠目山贼立刻爬起来往后就要跑。

“你敢跑我就把你脑袋切开来晾着!”吴喆手中的斧头呼地又是一抡。

“哎呀!不敢啦!”这山贼只感觉头上嗖嗖冷风划过,头上包裹的帕巾刷地就被切掉了,立刻吓得捂着脑袋蹲了下来。

旁边丢了门牙的壮汉,捂着嘴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对面的蛮力少女。

这下砍人帕巾的抡斧头,取不得半点巧,乃是实打实的斧头功底。

这丫头怎么能会斧头功法的?甚至是如此娇小的身形,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控制啊?

实际上,吴喆现在才算是掌握了这柄斧头。那獐头鼠目山贼也算是命大。被砍掉帕巾时正是吴喆掌控好了力道的时候。

由于玄气通道的格式化,她的身体的体能实际受到了一定影响。这次的兵器适应性进化,可比对阵林朝颖时慢得多了。

因此吴喆拎起大斧抡动了许久,看得所有人心惊胆颤,甚至飞出去了一次,才完全进化出了运斧的臂力。

兵器适应完毕。加上外门藏经阁看得乱七八糟兵器书籍,吴喆现在使用这柄大斧头,可谓得心应手。

“哇哇哇,我的牙嗦——”山贼壮汉大叫着,捂着嘴狼狈流血,生怕吴喆趁胜追击。

一群山贼抖抖索索地拿着兵器,凑上来护卫老大。

他们已经看出来,这女的不好惹啊。

嘭、铛、桄榔——

兵器的磕碰声不断响起。

重兵器的好处这时候正好显现,吴喆只将斧头呼呼轮了两圈。轻而易举地就将山贼们的兵器磕飞一大片。

还有不少倒霉的山贼,被反磕回来的兵器伤了自己。

杀过来前太过托大,之前的抢劫买卖做的太顺利了,山贼们开始后悔没有带弓箭等远程兵器。

山贼壮汉瞧着吴喆舞动斧头,牙齿漏风地急得大叫:“你把斧头放下啰!那是我的兵器嗦!”

“行啊,有本事我们单打独斗!”吴喆突然说道。

“好嗦!”山贼壮汉求之不得。

吴喆将斧头呼地往地上一掼,嘭地一声砸入地里寸许深,这才后退几步。

山贼壮汉赶紧过去。吭哧吭哧地将斧头拔了好几下,方拎了起来。斧头尖端带起了不少泥土。

这下连他的手下都看出来了。别看姑爷爷五大三粗,力气居然没有这位姑奶奶的大!

山贼壮汉自己也寻思过味,敢情这小娘子不是个善茬啊。

但现在熟悉的大斧入手,山贼壮汉也有些底气了,双手擎着大斧猛地一晃,就要做出有威势的大喝。

但他刚吸了一口气。大喝声还在嗓子眼儿里,就发现对面的小娘子已经拉起了弓箭对向了自己。

女孩儿的丝带随风飘扬,弓拉满月,一道即将离弦的凌厉箭光刺人眼眸。

“不带用弓箭的嗦!你玩儿赖喽!”壮汉喊了一声,大斧子又垂了下来。

声音不大。生怕自己的手下听到似的。

的确,谁有脸像他这样啊。大斧取回来了,还不许别人用弓箭?

吴喆身后的宗智联等人发出了一阵笑声。

“那我就不用弓箭。”吴喆将手中的弓箭松开,随手往后面一抛。接着双手向下一摸,两把弯刀亮了出来。

“哎!这兵器好喽!”壮汉大叫一声,叫声小娘子留神便挥起了大斧。

他觉得这可是占了大便宜,自己着斧头挥过去,只要微微微微一碰,对方的双弯刀就要被磕飞了。

吴喆身形一闪,仅以比普通人略快的身形速度,就侵入到了壮汉的身畔。

壮汉只觉得一阵柔风扑面,少女的体香刚让他心神一荡,却惊觉脸颊上一凉。

旁人看得清楚,吴喆靠近他后,迅捷地将左手弯刀一划。

壮汉的一侧络腮胡子没了。

少女婀娜身形如蝶一转,右手弯刀顿时将另一侧络腮胡子也刮没了。

壮汉还惊愕间,吴喆已将双刀柄在他手腕上一磕,顿时大斧失控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唰唰唰——吴喆双刀化作一团银光。

只见壮汉满脸满胸的黑毛乱飞。

顷刻间,他引以为傲的浓密胸毛都被剃掉,络腮胡子更是变成了山田小队长型的鬼子小胡子。

众人哈哈大笑。

“哇哇哇哇————”壮汉连连大叫,在脸和胸口上乱摸,但却发现没有出什么血。

吴喆的刀法极为精密,竟然没有伤害他的皮肉,仅以表层胡须毛发剃掉为限。

可是刀光乱飞还是太吓人了!壮汉半晌都惊魂难定。

任何人都不必质疑,这壮汉是输得彻彻底底。若吴喆有心,他怕是死上十次都有余了。

“好厉害的丫头嗦!”壮汉下了连退了几步,险些跌坐在地上,只能一挥胳膊大吼道:“弟兄们一起上的嗦!”

二三十个山贼们发了一声喊,却脚步迟缓,不敢轻易靠过来。

山贼姑爷爷被如此欺负,他们心里发虚。

吴喆悠闲地取出帕巾,将双弯刀擦了擦重新收好,笑道:“你们想群殴?”

壮汉这会儿也顾不得面子了,当然脸上光秃秃不再复壮汉络腮模样,大瞪着眼睛叫道:“就群殴了咋地,我们人多打人少天经地义的嗦!”

“你们不怕惹人耻笑吗?”吴喆皱眉问。

壮汉自持人数比车仗队人数多得多,握起砂锅大的拳头,比划了一下:“拳头硬就是最大道理!”

吴喆见如此,也就回头朝着马车队伍一挥手:“大家就都出来吧!群殴了群殴了!”

早就在马车中暗自张望许久的夜行人们,齐声应着纷纷跳了出来。

这下子,山贼们傻眼了。

他们完全想不到车仗队会有这么多人!

原本骑马才十来个人啊,还包括两个小娘子,怎么都不像是有能力对抗二十来个山贼的队伍啊。

但几辆马车上一下子又出来了十几号人,别说总人数已算超过了山贼,更吓人的是全都黑衣打扮、蒙面佩刀呀!

这一看,就忒有江洋大盗的范儿啊!

换另一个世界的话讲,简直就是流氓碰上了黑社会。正在炫耀着胳膊上一块纹身的流氓,突然碰上了浑身都是刺青的黑道大哥,完全就瞧得懵了!

难道这个车仗队才是打劫的行家里手?山贼们一瞬间很有憋屈感。

壮汉口中发苦,嘴里漏风地哀叫道:“不带这样的嗦,这都哪里来的啊?你们骗人啊?!不怕惹人耻笑啰?”

“拳头硬就是最大道理!”吴喆攥着白嫩嫩的拳头往前一挥,脆生生地坚决道:“就群殴了咋地,我们人多打人少天经地义的嗦!”(未完待续

黑龙江省眼病防治研究所
茂名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长春治疗银屑病啥医院最有效
辽宁白癜风的最新治疗方法
昆明重点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