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地方债尾大不掉土地财政短期难改变

发布时间:2019-02-21 19:23:33 编辑:笔名

地方债尾大不掉 土地财政短期难改变

房产税扩容的风声再起。财政部近日发布通报指出,将扩大个人住房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为全面推进房产税改革进一步积累经验,这似乎意味着房产税扩容已经箭在弦上了。

不过,采访发现,作为第二批试点呼声的杭州和南京两市,却均表示试点没有明确的时间表。“年内是否会试点,我们也不知道。”8月7日,杭州地税局的一位相关人士这样告诉。南京地税局的一位工作人员也向表示,目前还没有接到上面的相关通知。

“土地财政不结束,房产税很难在全国全面推行并扩围。”复旦大学地产运营研究所所长蔡为民指出,从中央在扩围的纠结和迟疑中,反映出中央对经济增长的担忧、地方政府推行意愿不强,以及市场期望的错位。

基层未接到试点通知

房产税即将第二批扩围的消息,再次成为一个焦点。近日市场传出消息,房产税第二批试点的城市将不仅仅有杭州,包括南京、青岛几个试点的城市,可能会以“集中批准试点”的方式扩围。

房产税在今年究竟会不会扩围?就上述问题,在采访杭州和南京地税局时,均没有得到两地明确的答案。

与上海、重庆试点房产税前还能对外透露部分有关房产税方案以及试点的大致时间范围等消息有所不同,第二批试点城市的官方口径都相当严密。

“还没有接到上面的相关通知。何时会在杭州试点,我们也没有得到具体的时间表。”上述杭州地税局相关人士告诉。

“与上海房产税方案可以直接和中央相关部委进行对接有所不同,我们房产税的试点是要通过江苏省地税局,才能上报或转送。包括房产税的方案、何时试点等,不是我们这一层面可以了解到的,我们只是执行机构。”上述南京地税局工作人员也向表示。

据了解,此前杭州曾传出将在今年5月或7月两个时间节点进行房产税试点的消息。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这两个时间段杭州均没有试点,此后杭州当地甚至传出“年内杭州无望试点房产税”的消息。

一位专家告诉,虽然他自己曾参与过杭州房产税方案的讨论,但之后方案是否得到中央认可,以及是否又做过更改,均不得而知。“杭州试点应该不会对存量房征收房产税,也是针对增量房,至于更多的信息,我也不清楚了。”他说。

在采访中了解到,杭州上报的方案主要以沪版房产税为模板,划定人均60平方米的免征面积,以家庭为单位综合计征。其税率分为两档,普通住宅以交易价格0.4%的税率征收,非普通住宅则按0.8%的税率。

虽然杭州与南京两地均表示房产税试点没有明确的时间表,但据媒体报道,杭州房产税方案在住建部、财政部、国税总局三个主管部门层面取得了共识,不过国务院面对三部门会签的杭州方案时,要求杭州房产税征收试点推后下发。

易居研究院副院长杨红旭向表示,按中央年初的口径,今年推出的可能性很大。“杭州房产税试点虽然推后,可能会与南京等几个城市一起推出,这几个城市的方案基本上都是同步推进的。”杨红旭表示。

杭州双赢置业总经理章惠芳指出,杭州方案中针对增量住房征收、超标面积累进税率等内容,可能会成为第二批试点共同的内容。“现在对存量房进行征收,执行的难度比较大。”章惠芳表示。

由于与杭州市同期上报的房产税方案还停留在技术方案阶段,仍须进行方案的调整和修改。

就何时扩围的问题,住建部一位人士7月30日向媒体表示,房产税试点扩围的工作住建部等几部委一直在按照既定程序做,并已审定了一些地方政府上报的试点方案。“但什么时候扩围,扩围几个城市,还要看国务院的安排。”上述住建部人士说。

纠结背后

会签推后、没有扩围时间表,房产税扩围似乎进入了迷局。然而在杭州、南京税务部门诸多“不确定”的回复中,却仍然可以嗅到房产税之所以进入迷局的部分原因。

一位大型房企高层向指出,在中国出口不振和地方经济困难重重的背景下,房地产仍然是很多地方重要的产业之一。对地方政府来说,虽然目前的房产税方案还没有向存量房开刀,但对楼市可能会产生影响。

“房产税的出台,对楼市的影响也许并没有限购、限贷政策那么大,但毕竟是利空消息。如果房产税大范围扩围,投资机构、开发商对楼市的预期会受到影响,未来房地产开发力度和速度可能会下降。”浙江大学客座教授兰洪海表示。

专家指出,新一届政府对房产税扩围,是为获得一种长效的调控机制,并为限购限贷的政策调控手段退市做准备。但政府也不希望在获得长效调控机制的时候,对短期经济增长的冲击过大。

浙江工业大学经贸管理学院院长虞晓芬指出,房产税短期的效果不会像限购政策那么明显,但却可以做一种长效调控的机制,通过增加房屋持有环节的成本对楼市进行调控。“如果在限购不能退市的情况下,房产税又在扩围,一些经济底子较薄弱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可能会受到一定冲击。”虞晓芬表示。

中国指数研究院南京总经理曹旭东表示,中央对房产税扩围的推后,可能也有对地方政府偿债能力的忧虑。

审计署向各地派出小组对地方债进行摸底,近日传出了消息。

近日审计署相关负责人透露,在审计的36个地区债务中,有9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的负债率超过100%,负债率的甚至达到189%,但审计署并未提及9个省会城市的名字。

同策房产研究总监张宏伟告诉,地方债有不少是通过地方融资平台向银行借的钱,这些资金多数投到了公路、保障房等基建项目中,回收周期较长。

“土地是地方上一项重要的收入来源,与楼市走向息息相关。楼市疲弱、土地收入减少,一些底子较弱城市的抗风险能力会相应减少。”曹旭东说。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全国房地产无论是用地供应还是土地出让金收入,都创下了历史新高。国土部近日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土地出让合同价款已高达1.7万亿元,增幅达77.3%,亦创历史新高,其中房地产用地出让价款同比增幅超过高达90%。“除去土地收入,其实地方财政收入并不乐观。”一位研究人员表示。

而据审计署发布的《36个地方政府本级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2012年底,4个省本级、17个省会城市本级地区中,有55%的债务承诺将以土地收入偿还。

“如果地方债偿还出现问题,可能会涉及到金融系统。对很多地方政府来说,房地产在城市经济中仍然处于相当重要的位置。而通过土地出让金来偿还地方债,也是很多地方心知肚明的做法。房产税的推出,可能会影响到房地产市场的预期,使开发商投资楼市、拿地的脚步放缓,并影响到地方财政收入。”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表示。

发热高烧不退有什么后果
立皇帝一场幻梦明朝大太监刘瑾的垮台经过
中国品牌日拥抱时代变化迪信通向世界传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