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br传说死去的人会在第五天夜里还魂

发布时间:2020-05-21 23:18:02 编辑:笔名

传说死去的人会在第五天夜里还魂,第五天来了,我在房间等着你,你不用害怕,我已经把所有的灯都熄掉了,除了月光……
小木房里轻声的音乐挑逗起自己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绝望,那是我们彼此最爱的音乐,以前我们总会在听着这首歌的时候沉默不语。然后我就会感觉一幕幕凄凉的预兆,我不知道你的感觉是什么,但是在每次听完后你总会说,有些写曲子的人真该死……
看着身边孤独凄凉的空位,我心里一片空荡,你不我身边了在了?!这种感觉我说过要忘记得。
但我总记得自己一边不断抚摩着你的长发,一边看着你静静地在自己的身边睡去。看着你笑着睡下的脸,那时侯我就会很开心,那种开心可以一直延续到我的梦里,在我梦里停留很长很长的时间,我甚至会在梦里面微笑出咯咯的声音。
夜很深了,我不能入睡,因为你还没有回来……
窗外的的月光有些还是逃离到了我们的房间,没有节制地照在蚊帐各个地方。你不在我身边了,我还是不能彻底的自我的安慰。失去了你,麻木了一阵后当自己再次回过魂。才发现原来世界早已变得如此空洞。
笙,我想你了,很想很想,请原谅我不能让过去成为过去,不能将记忆变成历史,也不能洗刷丁点你在我心目中的刻苦铭心。
我不需要什么高雅,我只要你回来,回到我的身边来……
等你回来.
笙,音乐里的小生命又在我心里寻找一个个洞穴了,成为他们的寄生之地。你曾说那些小生命很像蚂蚁,懦弱同时固执。在那片山峰,那个午后的阳光格外的清醒爽朗。我们就一直拉着对方的手坐在小石板上看络绎不绝涌动的小家伙。你也会天真的把一只蚂蚁放在自己的手心,看着它微洁的蠕动你说有些美丽是不可逾越的。而我就说,有些幸福是不可逾越的。你把你的脑袋轻轻靠在我的怀里。是的,我们都明白,这种幸福没有什么能够逾越。
蚂蚁跟音乐成为我们的生活溺爱,你对他们后来者的宠,甚至超出了你对蕾狼的爱,我不知道那只小家伙有没有吃醋。你是一个对小小生命永不厌倦的小生命。
是的,我们都确认,我们在用自然装扮自己的心灵,切断着跟人类一直复杂的渊源。我们要简单,一直地简单,我们用爱的护盾逆向着脚步倒退,倒退,一直退到我们不能再相爱了,然后我们明白和理解,是时间它停止了。而绝不是你不爱我了。
你不在我枕边了。我伸出手放在空荡的一边,泪水跟着音乐源源不断在我心中的洞穴里寻找你。
我是真的想你了,想到我的灵魂开始休克。那些飞舞的蝶梦飞舞的雪花飞舞的尘埃飞舞的月光不卷缩的直入我的心房。舞蹈,欢动,在心中里突如其来的一场雪雨。冷落的生命又不停地抽搐起来,我不应该,我不应该,我不应该让你离开我,不应该让你离开我的。都是我该死,没能拼命去留住你,让你突然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笙,还记得我们的文字吗?记得我们一起出版的书吗?在那些烽火肆虐的地方,人性开始简单简单到只为存在的时候你还记得我们的那一出戏吗?月盛星静你偷袭着敌军的粮草基地结果被当场抓获,敌军问你为什么你会被抓到,你回答说是自军出现了戒牒,而敌军的那个帅却说不是你军出现了间谍,而是他们军营中出现了间谍,你为那个帅的回答所动怒,挥舞着我便割下了他的人头,接着我便在你手中如鱼得水般的炫耀,月光我影,星唳你眸,你杀光了那个军营的所有后爱惜的想个小孩子的抚摩着我说,乖乖,你没有受伤吧。我们就这样的臭味相投成为那个王朝的怪僻主仆,冷艳无情,锋芒照壁。别人都会在听到我们的名字后想不起另一个名字来,别人也会在猛兽身上找出一些与我们相识的特征来,别人也还在捏造我们的前生的前生,无所不能和无恶不作的恐怖和神秘,万泉幽怨,千古蝶蛾,百更情煞,十欲存生,一指弦情,优美而凄惨的幻想怜悯,动人与无奈的今生罪恶,我们是无辜和不幸的,他们亦在如此故装高雅的宽容,但其实只有我们彼此清楚,我们比谁都寂寞和空洞,我们需要爱,需要真正可以令自己欣慰的抚摩,需要刻意的给予和善良平真的眼神交际与在乎,是的,我们的确前生相爱,今生却还能在一起,这是一种毒辣的惩罚伪装方式,我在你手中,感觉你的温暖,你在我身上,感觉却永远是冷冷的犀利,你的眼神沙沙如同尘埃,我的光芒泽泽却永远看不透那些点滴的微茫。故事的结局是你强烈要求那样的,挥我自刎,壮观同时凄凉,我当时是不允许的,我说结局不如吻我至灰,意思就是把我吻到变成灰尘而止,你说我恶心,硬把结局改的那样悲壮令多情之人想入非非后泪流满面。
笙,其实我已经偷偷的代替你向上帝说了很多很多次地抱歉,祈祷他原谅你曾经的放纵的可知的和不可知的罪恶,原谅你曾经用力伤害的有意的跟无意的孩子。对不起对不起,她不是坏孩子,她曾经的所作所为真的是无辜的,如果要给她什么报应的话,请降临在我这个弱不禁风的孩子的身上,虽然我知道我一定承受不了,但是我是个男孩子,且是一个真正的男孩子,从爱上她的那刻起,我就决定了这一生的责任。我不再把思维作为自己的终身伴侣,不再把忧伤跟孤独作为自己一个人最自豪的享受,也不再在悲伤中把生命的价值跟大海上漂浮的船只划等。爱上了她,我把整个生命都赋予了崭新的华丽,我接受了阳光接受了承诺,接受了永恒的象征,接受了责任跟世俗。我已经完全成长了,我已经完全可以不顾一切的去保护一个人了,也完全被这个世界征服成为一个平凡的男人了。上帝,如果能让她一直那样爱着我,留着我身边,平安幸福,我愿意接受一切昂贵的剥夺和付出一切高雅的举止。求你了,千万不要让她离开我,我不能没有她,如果你不能答应我,那请你也不要对我说你会给予她一个人什么惩罚,因为你在惩罚她之前你必须先把我惩罚到不能再惩罚为止。
笙,是你回来了吗?为什么我都可以闻到那些熟悉的芬芳,那些紫堇忧伤时放肆四溢出来的羽翼,清醒爽朗,令我们彼此兴奋不已的香味。笙,是你在门外吗?是你在轻声呼喊着我的名字吗?是你夜晚失眠叫我陪你去散步看星星吗?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在灌溉着那些让我放纵的快要枯萎了的花朵,一定是你在尖声古怪的叫唤我的名字,一定是你想要给我什么惊喜或者你想到了什么故事想要第一次亲口告诉我然后我们再一起把它记载下来。我来了,你不要再走开,我把门打开了,我出来了,我把眼睛都睁开了,你不要再躲藏了,我都看到你的影子了。可是那是蕾狼啊,我们不玩了,你出来哦,你知道你不出来我一定我会去找你的,你知道我找不到你我一定会担心的,很担心很担心。不要玩了,你知道蕾狼没有你晚上不能入睡的,你知道我没有你晚上我不会躺到床上去的,更不会闭上眼睛,你知道的,你知道的,出来哦,蕾狼都快要哭了。你以前总是对我说蕾狼最怕的时候就是它哭泣的时候,而你最怕的时候就是它哭泣的时候,而我最怕的是你哭泣的时候。你出来哦,我们不要再玩这种游戏,一望玩不起,蕾狼玩不起,我们都玩不起,一望认输了,我们快把这个游戏结束吧。夜很深了,过了十二点我们都会受到魔法的惩罚的,我们都好累了,一望感觉到了四肢的透支和头部的眩晕,一望不想让眼睛一直都这样的睁着,可一望更不想一闭下眼去就是所有的泪水源源不断的上涌,更不想抛下这一对可怜的眼睛而独自睡去。一望已经再没有曾经那么自私了,睁着眼睡觉,一望做不到。
笙,蕾狼卷缩在我怀中,冰冷柔软的像片雪花,它跟我一样不想回到床上去也许还跟我一样都在想你,对不起了,笙,我们曾说我们一定不能超过十二点还不睡觉,可是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原谅一望没有在此刻睡去。但其实你也犯规了,你还没有回来,都一点了。一望曾说你不可以自私的夜不归宿的,但是一望相信你不会这样的,一望想一定是你迷路了,一定是你忘记了回家的路。好了,傻女孩,一望来了,一望来找你了,一望不会生你的气,一望在呼喊你的名字的时候你一定要出声哦。一望害怕一个人的声音在夜晚肆无忌惮的飘荡,一望害怕碰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如果你不在我身边的话。
……笙……笙……笙……
……风带着梦一样的忧伤弹奏着无语的哀鸣……
……冰凉的锐利吞并着魄光的曲率……
……笙……
……黯然伤神的浑昏,岸然月光的醉意,安然夜灵的甜蜜……
冷了,累了,怕了.
……我在呼吸,我在想你,我在唤你……
冻了,哭了,睡了.
……在你墓里,在我梦里,你我泪里……
笙,我原来一直都不知道夜深人静的时候会如此的冷凄萧条,从寂静里瞬间迸发出来的小生命总是使我心惊肉跳。凄莹的光执意地占满每一个暴露的角落,第二性的反射暗淡逃进我的视线也深沉起来。我必须找到你,谁的难受的呻吟也不可将爱你的心驳倒。蕾狼也会的,它的双眼在一直在不停地四处瞻望,可它的身子却总是冰冷的温暖不起来,我心疼的把它裹紧,如同那个寒冷的夜晚,你第一次出现在狼狈的我的面前抱紧我一样,温暖的身体里窜动的血液疏散一寸一寸的冰凉。那个时候我特别的难过,因为我好久没有承受如此刻意而又措手不及的庞大温暖。我难过,是因为我怕付出不了它应得的回应,我怕我承受不起这份无语而又昂贵的恩赐。可是,可是我根本就不能拒绝,我对那份温柔的依赖早已超越了一切的理性和恐惧。是你给了我的新生,让我明白原来生存下去真的只是为了证明爱存在的痕迹而已。那时候起,我不再莫名其妙的难过和恐慌了,我有爱了,我有你了,我有你的爱了。我终于可以大胆地站在柔和的阳光下不再低头,终于可以摆脱音乐对灵魂给予的甘露了,终于可以彻底的将笑容一直延续下去而不担忧笑容过后那落幕的凄楚了,我重生了。
笙,也许你不会相信原来我已经成为你生命当中的一条寄生虫。离开你,我不可能活下去。
笙,为什么我会不自禁地来到这片叫幽明的墓地。幽幽西西的风,凄惨凄惨的碑,我应该走下去吗?我是个那么胆小的孩子,可是,蕾狼都坚强的把眼睛睁得那么大。不会怕的,当我在想你的时候,我一定可以坚强的。你哦,你会迷失在这个地方吗?为什么我都感觉这个地方是如此的熟悉。什么时候这里有那么多的亲人,那么多的我最讨厌的红红白白的纸张和人造花朵,那么多糟蹋的音乐悲曲,那么多刺耳的鞭炮那么多鲜白的条条丝带,裹在头顶。记忆的苍白,他们在干些什么,为什么你会躺在那个漆黑的箱子里面,为什么你的脸色会那么的苍白和冷漠。不了,我的手指放在你的脸上了,你对我微笑啊,我不要你这样闭目的样子,我不要你没有血色的脸,我不要你一直这样装死人一样的躺着。你起来哦,一望陪你去看星星,一望陪你去数地上络绎不绝涌动的蚂蚁,陪你继续写我们的长篇小说,一起谱写我们的第一张唱片,只要你醒来,看看一望了。
在你的墓地轻声唤起你的名字,夜晚如同歌曲一般幽雅而荆棘,当你听到我嘶哑地呼唤和喘息,当你听到我可怜地呜鸣和抽泣,当你听到我灵魂碎裂的悲壮和激励,请再听一声,听我最后一声,一生的爱你。
好了,你继续沉睡,继续无语,继续高雅地忘记呼吸,继续深情地闭目思绪,我不会出声了,我就在你的上面,延续你的睡意,延续你的情语,延续你高雅的忘记呼吸的忧郁,延续你多情而善良的思绪。

《秦森矢海》

发海中呼吸困难的精灵在眨着微小的眼睫毛。它们再次猖獗。原以为的重生只是短暂的休克。它们的眼睛深蓝化身为不变的戏剧。它说过的,它要伴随它到死。
蒙蒙松。刺痛他的背部。他闭上了眼睛。粉碎了,他以为。在那片永恒的黑暗里。光顾丧的气氛,看到空白。死掉了。他的灵魂却始终在抽搐。为什么。当他再次睁开眼看到光芒的时候。所有的举止丢失后成为罪恶感的利索鞭笞。身边的那些深邃的眼眸更如嘶骨幽灵。没收自私,哭泣吧。他不想这样,因为自己而伤心难过的人。他想逃离。选择可笑的遗忘。或者重新爱上一个人。仍旧无须幸福。同僚的不幸在天平的那端使自己不和谐的闭嘴微笑。它们都要重生。却要埋葬它们的肉体。
关于夜曲。我想说的是。这是一个监狱里的人给我的。他当时是这样跟我说的,我被那个犯人的眼神感动。那是一种最为凄楚的眼神。我几次都莫名其妙的看他然后心就突然被偷走了。去了另外一个世界里面。虽然我们同被隔绝。但是他却是那样的与我不同。对。我们彼此都是杀人犯。可他在服刑之前几乎是没有说过一句话。他的压抑程度几乎为人所不能。很多次我都怀疑他到底还是不是个人。或者真的是具小说里的活死人。我对这当然不信。于是我一直想知道他的故事。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遭遇可以这样彻底摧毁一个人的灵魂。其实我开始还在怀疑是不是一种药品。后来我只能去请求监长。能够让我行贿的是那个孩子居然把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首原创曲子扔给了我。当时他还是没有说话。但是我看到他眼中的泪。我想。这不是一个谎话。这是一个无奈。就像自己为什么杀人一样。同命人的无奈。

共 11881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以诗歌般的倾诉,缠绵悱恻的拉开了故事的序幕。《遗忘秦笙》:在墓地轻声唤起逝者的名字,夜晚如同歌曲一般幽雅而荆棘。诉衷情,如泣如诉,百转柔肠。《秦森矢海》:要一个代价。要一颗人头。谢他的罪。唤回她的魂。一次次灵魂与肉体逃离的舞蹈。肉体成为记忆和证据。灵魂却在抽搐。狠狠地抽搐。惊心动魄的构思,震撼人心。细品作者精美的玄幻经典,推荐共赏!【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5-08 09:10:52 那束灯光的凄白的放肆。那是灯光的泪。故意张贴在夜空的泪流满面的脸。一个正直离去的身影上爬满无语的星光月影。披挂着夜的伪装。在明知的失望中寻找三具亡魂的故事。他跟随着他们离去的阴影。纠缠一幕本不属于自己的夜曲。成为痕迹。再来细品精美的文字,问好作者! 联系QQ:1071086492亚宝药业薏芽健脾凝胶
身上有白色斑块
小儿流行性感冒预防措施
杭州白癜风
绍兴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哈尔滨白癜风治疗费用
咸宁白癜风
秦皇岛好的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