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超能作者第480章

发布时间:2020-01-25 10:12:59 编辑:笔名

超能作者 第480章

第090章

陆小凤一拍脑袋,自己只喊着渴,怎么忘记了这地方本来就是天然的矿泉水?

陆小凤走过去,拉了下紫蝶。“有事?”小妮子睁大了眼,有些不解的望着陆小凤。

陆小凤看着紫蝶那在太阳下的小身子,心疼的不得了,找了个理由,准备让紫蝶回去。

“然后请你当厨子,给大牛他们做饭吃,工月票跟他们一样,不然他们吃不好,也没有力气干活啊,是不是?”

生怕紫蝶这妮子不乐意,或是感觉到自己在可怜她,陆小凤说的很是小心。

“可是……”紫蝶看着自己的脚尖,有些犹豫。眼前这个男孩帮自己的已经很多了,再这样下去,她真的怕还不了这个人情。

“没有什么可是的,大家都知道了你做的饭好吃,在等你做饭呢。”

陆小凤向铁住使了个眼色。大牛也看着紫蝶这文文静静的女孩干活难受,但他嘴笨,又不会劝人。

“是咧,是咧,紫蝶做的饭好吃着呢。我们都喜欢吃。”大牛手足无措,涨红了脸。

紫蝶看了眼大牛,然后又回头望望陆小凤那真诚目光,然后,笑了:“大牛哥,你怎么连个谎话都不会说呢。你以前哪吃过我做的饭啊。”

大牛嘿嘿一挠头:“都一样,都一样的。”

紫蝶向陆小凤轻轻一点头:“嗯。知道了。我听你的,我这就会去。”

紫蝶收拾下东西,向陆小凤挥手,然后叮嘱陆小凤:“你也别太累了,不然身子受不了的。”

这紫蝶走后,四个青年小伙也就越发的放的开,嘴里的荤段子也是一个接一个的,时不时爆出来一个粗口。

没有办法,在农寨子,干活时候的枯燥,寨子民们多部分都是这样打发过来的。

那大头看了一眼紫蝶走远了,眼里才紫蝶出依依不舍的神色,嘴里却是说到那紫月君。

提到那媚人的寡妇,大头咕噜吞了口口水,还没有说完,被大牛一脚踢在屁股蛋子上。

大牛向大头使的眼色,大头倒是看懂了,你没有看到陆小凤就在这里么?

你当着人家的面说紫月君,那不是找抽么?陆小凤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但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给大牛他们散了烟,然后又开始忙活起来。

这开荒,还真是难办啊。好在自己不是在这里种田。不然再深耕,更麻烦。

到了中午时分,紫蝶可能还没有做好饭,陆小凤招呼了一声已经干了大块地的大牛,让他们先回去。心里却是想到紫月君让自己中午回她家吃饭的事情。

陆小凤忙洗了头,把那充满汗气的衣服在温泉水里提了几下。

甩了满是汗珠子的头发,然后向紫月君那屋子走去。这刚一进门,紫月君正依在床前的几块砖头上发愣。

没有办法,这屋子里小,又没有凳子,只用将就着用。

她手里端着碗,正呆呆的发愣,两只眼睛直直的望着桌子,那碗里的饭都冷了,脸上明显有泪痕,不知道在那里多了有多久。陆小凤吓了一跳,这紫月君是怎么了?

紫月君一回头,看到陆小凤走了进来,眼里一喜。

那双弯媚的双眼瞬间明亮起来,妩媚的快要滴出水来,刚想站起来,身子却是一个踉跄。

她坐的时间太长,腰腿间的血又循环过来,坐的腿早麻了。

这一站起来,更是感觉到头晕耳鸣,几欲站立不稳,手抚了下头,才站直了身子,连手里的饭碗都忘记了,那碗还好离桌子低,不然早翻了。

“你回来了?我以为你不回来呢……呀,你这身上怎么搞的?”

紫月君话音未落,却是看到陆小凤衣服都破了好几个洞,这身子也晒红了,胳膊也脱皮了,脸上还有几道血布林,神情疲倦的模样,吓的一颗芳心几乎要跳出来。

顾不得羞涩,紫月君几步冲到陆小凤身前,一把抱住了陆小凤。

陆小凤也是一惊,看紫月君刚才那伤心的模样,也在纳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紫月君这么难过:“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绝对给他好看!”

紫月君只担心着陆小凤的身子,这时候也顾及不了太多,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陆小凤出事了。

生怕陆小凤背着她,不告诉她实情,她伸手那小手,直接解开了陆小凤的衣服。

陆小凤眼神开始慌乱,心里也开始乱想,两只手紧张的不知道向那放,今天这紫月君怎么了?怎么这么的热情?

难不成是像小说中自己王八之气一放,这紫月君深深的醉倒了?

“嗯。还没有关门,要不,咱们到床上去?”

陆小凤这货望了眼大门,脸上紫蝶出为难神色,邪念大起。紫月君解开了陆小凤的衣服,前胸后背仔细检查了下,这才放下心来。

陆小凤这身上多少有几个红痕,但都轻微的擦伤,根本不碍事。

那胳膊上的晒伤,明显是在外面干活暴晒而形成的。

这陆小凤能干什么活?紫月君实在猜不出来他为什么出去了一个上午,就搞成这个样子。

想在琢磨,眼前这陆小凤却是说出这样的话,让紫月君正抚着陆小凤检查的手指顺手在陆小凤那腰上狠狠的掐了把,直让他痛的呲牙咧嘴。

“我叫你胡说!”

紫月君咬着嘴唇,低着头,鼻子里闻到陆小凤那身上散出来男子气息,身子却是有些软了。

“你这是做什么去了?怎么搞成这样?疼不疼啊。”

紫月君看着那晒的地方,心疼的几乎流出泪来,只怕不得让陆小凤身上的晒伤伤在自己身上。

“没事,就是干了些活,除了些草,准备盖房子。”美色当前,温玉在怀,陆小凤有些晕晕乎乎的,真实说了实话。

“盖房子?什么房子?”紫月君睁大的眼睛,疑惑的表情更是想让人犯罪。

以陆小凤这个角度,向下低头,刚好能看到符咒空花花的一片。

“嗯。给寨子子里盖的房子。”陆小凤哼哼哈哈,左顾右盼。

紫月君盯着陆小凤看了一会,只把他看的有些不自然,才幽幽道:“我要听真话。”

“你这房子,太破了。根本不能住人。”陆小凤看瞒不下去了,这才老实交待。

“你这房子帮我盖的?”紫月君脸上浮起奇怪的表情。

虽然她知道眼前的男孩子,对自己有好感,但她一直以为,这男孩子也像别的男人一样,对自己的感情是占有。

她绝没有想到,陆小凤会为自己考虑的这么的长远,而且现在已经在准备给自己盖房子。

一股从没有过的感觉在紫月君心里升起,鼻子一酸,眼眶也红了起来,忙低下头,用手指揩了下眼泪,这才没有让陆小凤看到。

嗯。是帮你盖的。你看这房子,又黑又破,刮个大风下个大雨估计就倒了,这怎么可以住人?”

陆小凤有些激动:“我听紫蝶说过,过了九月,这山里就多暴风了,你万一出了事,可怎么办?”

“而且,我想我自己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这一辈子,就生活在这一个小破屋里。”

紫月君垂下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看到紫月君那娇羞的模样,陆小凤伸手握住了紫月君的小手,朝门外走去,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来,让你看下以后咱们要住的房子。”

紫月君心里滋味繁杂,偷偷看了陆小凤一眼,那眼里春意荡漾。

紫月君也是脸色绯红,媚人的眼睛绽放着异样的光彩,目光随着那手指移动。

那些花园,生长的大片的葡萄与鲜花,中间花径通幽。

“这是花园,顺着这小道向前走,就是池塘,池塘里咱们以后种个荷花,然后在养些鲤鱼,一到夏天,咱们就看那荷塘月色,然后看鲤鱼……”

中国人民第二五四医院预约挂号
安徽省荣军康复医院怎么样
贵阳癫痫医院在哪
枣庄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徐州治疗阳痿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