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竞争加剧造车新势力如何存活下来

发布时间:2019-09-23 09:48:06 编辑:笔名

竞争加剧,造车新势力如何存活下来?

5月11—12日在北京召开多场峰会的第十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将北京车展上频现的造车“保皇派”和“革命派”的焦虑与浮躁,暴露无遗。

这场热热闹闹、磕磕碰碰的大思辨,发生在中国正在对改革开放40周年进行全面总结之际,发生在当今汽车行业正经历百年难遇的大变革时代的黎明时刻,意义非凡,弥足珍贵。

作为从传统汽车跨入新能源汽车阵营的一名小兵和吃瓜群众,我感受到前辈们的沉思,也感觉到同行们的焦虑——特别是情绪——我更愿意把它看做情怀,咀嚼、品味良久,有一些建议——不敢说忠言,或者说提醒要说说。

不争论,不动摇!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这40年的经验得失,可以光照在改革开放背景下大发展的汽车,以及新一轮改革开放下的新汽车。

1992年的春天,响亮的惊雷,就是那位老人的一句话:不动摇。

邓小平南行11天,以其伟大的风采、胆识和魅力及远见卓识,扭转潮头,实现了全国上下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的目的。

今天,还是弱弱地自问一个简单问题:邓小平当年为何南下?

因为深圳是特区,是改革开放的窗口;因为广东人“只管生孩子,不去争名字”;因为广东人当年10年的实践符合邓小平的理论——“不搞争论,是我的一个发明。不争论,是为了争取时间干。”

时至今日,邓小平理论接地气的精彩表述就是:“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摸着石头过河”——“不争论”

1991年“左派”大争姓资姓社,邓小平一言以蔽之:不争论,是为争取时间干。“南方出效益,北方出经验”。“南方生孩子,北方争名字”。小平只看“效益”和“孩子”。

发展新能源汽车对哪一个国家都是前所未有的新事业,也是风险很大的一项重大科学实验,没有现成的成功经验可以借鉴,只能摸着石头过河,经历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复杂过程,终搞清楚事物发展的内在本质,找出一条合乎客观规律的新能源发展道路。

还记得那个春天,在武汉,邓小平讲:“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形式主义多。电视一开尽是会议------要腾出时间多办实事,多做少说。”这也是“不争论”。

对于眼下这场新旧造车势力谁会赢的舆论风波,笔者特引用这段历史,也是点到为止,剩下的就是读者各位看君和新老势力老板老总们的感悟。

剩几家,谁说清?

十年前,就有人抛出未来汽车行业只有6家公司的言论。两年前,某自主企业销售负责人大胆预测,未来年,本土品牌大概只会剩下5家。

近,这样的预测更多,仍是“未来年”!到时,他们在不在位,鬼才晓得!“大概”“多”就更有意思了。

这样的预测看多了,就知道套路了,因为预测中说自己的品牌肯定会在。原来,这是宣传。

什么叫宣传?

一句经典的解释是:把敌人说得臭臭的,把自己夸得香香。借用军事悬疑电视连续剧《传奇》的一句台词,宣传就是有人敢宣就有人敢传。

为什么说这些预言云里雾里呢?一是中国足够大,大到不可预测,大到变幻莫测,大到神奇无比。

世界历史上的文明古国,只有中国尚存,且滚滚向前,波澜不惊。中国上下五千年,几度遭遇北方少数民族的侵袭,但国破山河在,中国人精气神尚在。

每次劫难之后,都闯出一个更强大的泱泱中华。中国加入世,虽然狼来了,但中国雄狮更矫健,中国汽车工业更加健康和壮大。

“师夷长技以制夷”,从一个设想逐渐变成现实。

二是中国汽车市场足够大,大到谁预测,谁被打脸。

2016年,中国有多少汽车企业生产新能源乘用车?有多少汽车企业生产新能源客车?有多少汽车企业生产新能源专用车?

从电池配套的角度看,2016年有35家企业生产新能源乘用车,有58家企业生产新能源客车,有39家企业生产新能源专用车。

这三者简单相加就是132家。这还不算销量在2016年就超100万辆——是同期新能源汽车2倍产销量——低速电动汽车企业。

三是大家对汽车行业、技术的知识认知不足。虽然汽车业很浮躁,但是别人、人家也是经过扎扎实实的过程,已经有了浮躁的资本。咱们跟着浮躁就不好了。

汽车归根结底是个工程的活儿、技术的活儿。这些领域的人,没有工匠精神,没有工程师文化,但靠花拳绣腿、哗众取宠注定不长久。

汽车更多就是讲究逻辑,是135还是246,这是一个严密的思维过程。忌讳的就是定性不定量。

低调些,安全点!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讲中庸,讲低调。低调的反面是高调。低调,只可能不能得到什么;高调,则可能失去什么。低调,会让你安全,高调则要你付出很大的代价。

在中国大凡做成功的商人多信奉:多做少讲,只做不讲,做了再讲。低调做事,在中国这个古老而伟大的国度,永远不会有大错。

在事前讲事后发生的话,那叫预言、预见;在事前讲事后没应验的话,那叫胡说、扯淡;听风就是雨,就来传播和热炒的那是小道消息和旁门走道。

斯坦福大学人气的经济学教授蒂莫西-泰勒在他的《斯坦福极简经济学——如何果断地权衡利益得失》一书中说,经济学家无法指出经济衰退将何时开始或结束,或股市将何时上涨或下跌。

的确,经济学家不是算命师,无法预测可能会影响经济体的消费或生产的每项因素。

连专门研究宏观经济的经济学家都无法预测经济的“生死”和“潮起潮落”,更何况微观到一个产业、一个企业、一个人呢?所以,多围观,少微词。

留给新造车势力的窗口期,也许就剩下那么两三年。真的没有更多时间可以挥霍。要么烧钱,要么拼命——看谁熬的寿命长——剩者为王。

如果没有时间可以任性,要想赢得时间,唯有投入精力、人力、财力等力量。

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长春权威的白巅风医院
广东盆腔炎的治疗一般要多少钱
山东一侧输卵管堵塞治疗费用
治疗早泄江苏那个医院好
武汉哪医院妇科比较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