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青莲剑说 第222节

发布时间:2020-01-16 20:33:31 编辑:笔名

青莲剑说 第222节

“冲进去!”

面对从四面八方高速飞来的十余支飞剑,李小白当机立断,催促清瑶强行冲进帝都。

很显然,叛军正在攻城,意味着他们并没有抓到当今天子,否则就不是攻城,而是劝降,甚至长驱直入。

“看奴家的!”

清瑶一声清亮大喝,额头小角骤然爆发出无数电光,扑天盖地般向四面八方激射,暴烈的雷鸣甚至压过了战场上的震天厮杀声。

谁能想到从远处飞来的这条青蛇妖竟然会释放出如此可怕的闪电,猝不及防的十几支飞剑被四射的粗长电弧笼罩了进去,每一支飞剑在一瞬间至少挨了两道以上的电弧抽打,立时火星飞溅,炽烈的电光生生震散了依附于剑体的部分心神与大部分灵气。

失去控制的飞剑如雨点般纷纷坠落,仅有极少数的术士勉强控制着自己的飞剑歪歪扭扭的飞了回来。

地面上的叛军同样措手不及,眼睁睁看着无差别飞窜的电光落了下来,兵器与铠甲成为了最佳的导体,撕心裂肺的惨叫此起彼伏,细长的电蛇恣意蜿蜒乱窜,每一条电蛇都会造成十几名叛军士卒浑身剧烈抽搐着倒下,转眼间城墙外就像割倒的麦子,被电光放倒了一大片。

“大妖!”

看到这片闪电惊雷的声势以及超乎想像的杀伤力,那些失去飞剑的术士们终于意识到了那条飞在半空中的“青蛇”是一个什么样的可怕存在。

再看“蛇”背上傲立之人,不由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连妖奴都拥有真丹境修为,这位术士恐怕至少是全真境真人吧!

单单是这条“青蛇”大妖就足以轻而易举地碾压城外所有叛军,这一战究竟还怎么打?

一时间,杀声震天的攻城战因为李小白与清瑶的到来,随着一片声势骇人的电光暴窜,莫名戛然而止,失去战意的叛军如潮水般退去。

“进城!”

趁着攻守双方一时因为清瑶的威势而鸦雀无声,气势为之所夺,李小白一指城内。

清瑶摇动尾巴,当即直接飞越高耸的城墙。

“那条青蛇似乎有哪儿不对?”

叛军阵营中有一位失去飞剑的术士皱着眉头,有些惊疑不定。

“当然不对!居然能够控雷,必定是异种血脉!”

“好可怕的电光!如果让它近身,我们多半得变成焦炭!”

“是极,是极,真是厉害!方才甚至连我的心神都受到了冲击,不知道飞剑损伤情况如何。”

几名同样失去飞剑的术士在庆幸之余,又后怕的紧。

“我的飞剑倒是无妨,不过得好好温养一些时日,怕是不能再战了,否则剑体必毁。”

因为修为不弱,勉强召回受损飞剑的术士细细打量着自己手中那支心神相连的飞剑,心痛不已。

尽管寻常损伤可以通过心神与灵气温养自行修复,但是像这样的粗暴创伤,对剑体的破坏力不小。

“等等!我想起来了!那条青蛇的脑袋上,似乎有一个,一个小角!”

处于惊疑与回忆中的那个术士越想越不对,他突然抓到了某个细节,失声大叫起来。

“脑袋上有角?”

众叛军术士面面相觑!

“难道是……”

终于有一位叛军术士猛然瞪大了眼睛。

“是蛟!”

从帝都天京城内飞起的一只雪鹤上,一名术士瞠目结舌地看到那条腾空飞舞的“青蛇”竟然是一头真丹境青蛟!

同一境界,以血脉为尊,青蛇与青蛟哪怕同样大妖,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存在,十条青蛇也未必是一头青蛟的对手。

“敢问上仙是哪一位?”

那名术士不敢怠慢,连忙向踏蛟飞腾的“真人”行礼。

“在下李小白,家住太平坊!只是回城!请勿担心!”

李小白衣袂飘飞,神态从容淡然,就像一位淡泊世外的仙人。

“太平坊?李小白?”

略一琢磨这两个词,那个术士随即神色大变,近期朝堂上谁不知道这个被满朝文武称为刁民,连皇家秘情司都为之无可奈何的家伙吗?

不是说他身旁只有一条化形境青蛇,怎会变成了控雷的青蛟?后者可是货真价实的大妖啊!

然而这个术士在心中很快想到了一种可能,他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一人一妖,恍然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青蛇化蛟!

这位年轻公子还真敢做的出来。

就没听说过一头真丹境大妖会如此心甘情愿的任人驱使,而且还是以蛟身载人,一扭头把这家伙吃了才是正常的。

“请问敬国公的小公爷是否已经回城?”

李小白心头一动,对方倒也来得凑巧,顺便询问虎力与邓非的当前所在。

“小公爷已经回城!此时应该在皇城内!呃!请问小公爷身旁一位无双勇将可是公子的身边人!”

实在估摸不定李小白的真实修为,那位术士只好以公子称呼。

“虎力确实是我的人,多谢告之!”

李小白心中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青蛟当即转向往皇宫方向飞去,尽管宫城上空限飞,但是雪鹤上的术士却目光中闪过一丝犹豫,他最终还是没有劝阻。

太极殿内,呼啸的风刃与炽烈罡气之间互相碰撞,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使整座大殿随之微微摇晃,些许积尘纷纷扬扬落下来,随即被法术或四散的罡气绞得彻底看不见。

需三人方才合抱过来的蟠龙巨柱上,纵横交错的痕迹触目惊心。

一个须发皆白的披甲老者重重踏地,脚下当即崩碎并凹陷了逾两三丈范围,三尺见方的大殿“金砖”无一幸免。

他与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如同人刀合一,浑身罡气激荡,狠狠撞开前方数道灵气盾,在一声暴喝,刀光如电,狠狠砸在一面悬空浮在面前的法器盾牌上,就听到当一声巨响,殿内所有人被震得头晕眼花,一些体质孱弱的太监直接口鼻流血,翻着白眼软软瘫倒在地。

一名道骨仙风的术士捏着法诀,从容淡定地说道:“世人皆知军事敬国公老骥伏枥,没想到依旧志在千里,平日里的作态只是掩人耳目,实则养精蓄锐,真是让人出乎意料!”

六面六边形法器盾牌环绕身周,刚才挡下披甲老者的人刀合一重击的只是其中一面盾牌。

-

济南流产最好的医院
长春看儿童银屑病的医院
NK细胞免疫大揭秘,治疗癌症并非虚言?
清远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肇庆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