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姜老太的心思

发布时间:2020-01-10 10:26:27 编辑:笔名

悉悉索索,姜老太穿好衣服,天色还麻麻的没有大亮。她长长地打了个呵欠,在呵欠末尾又拖了一串“啊-啊-啊”,算是把自己彻底地从瞌睡中唤醒。随即,姜老太打开活水机接了一杯水在活水杯中,又从专用小盒中各种规格的瓶瓶里倒出近十粒红的绿的紫的大小不等的胶囊,极其耐心地捧着水杯把胶囊一粒粒送进嘴里。然后,姜老太闭目盘坐在床上,手抚着腹部,左十圈右十圈三个来回,肚子里便“咕噜古噜”一通响动。姜老太脸上露出笑意,起身下床,进了卫生间。

不到五分钟,姜老太顺畅地解决了大便。她那个舒坦呐。唉,这些年哪次大便不得半小时甚至更多时间。上厕所,几乎成了姜老太的心病,又怕又想、越怕越想、越解不顺。痛苦。可没想到,困扰她这么多年的大问题就这么简单地被解决了,还真全指了那活水机的功劳。“水经过活化后,可以增加氧气和很多营养成分,最适宜老年人保健。再说现在环境污染那么严重,活水机可以有效清除水中的有害颗粒,而减少人们因为饮用普通水带来的危害。活水机与活水杯配套使用,效果会更显著、更持久。”小黄丫头对产品什么时候都“门清”,而姜老太太因为“大便问题”的解决而无比信赖甚至崇拜她的活水机和活水杯,天天抱着不离手。

想到小黄丫头,姜老太不由地加快了手下的动作。简单地洗了把脸,戴上假牙,坐在桌前,她随手拿起昨晚就凉在桌上的绿豆稀饭,就着碟子里自制的小咸菜吃了起来。这边最后一口饭还没完全咽下,姜老太便拿起自己的随身小布包包出了门。一出楼口,便遇着对面楼里的胡老汉。“姜老师,这么早呐。”离老远,胡老汉就大声地招呼着姜老太。“不早不行呐,昨天去晚了,就没拿到药。”姜老太嘴里回应着,脚下更加紧几步。

紧赶慢赶,厅堂里还是已堆满了人,长长短短地排了好几队。不少人已拿到了药,正一脸喜气地相互交流着用药心得。姜老太不禁心头发堵:这些个老家伙不睡觉咋地,疯子。“姜老师你别急,我上那边看看能不能排时间少点。”胡老汉看情势不对,忙不迭地去排队。“姜妈妈,您来了。”正在姜老太也掂着脚尖想寻个合适的队排进去时,一个甜腻腻、脆生生的声音迎了过来。“丫头,今天可轮到你值班了。就你想着我,我知道的。”

迎过来的小黄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姜老太平时习惯叫她丫头。这丫头脆生生的声音特别像自己女儿,再加上,只要小黄在,见着她就总是远远地迎过来,这让姜老太的喜欢又增加了一层。“姜妈妈,您今天气色真好,昨晚一定睡得好吧。”小黄上来搀了姜老太的手,亲热地问道。“好好,最近几个晚上是我老头子走了以后我睡得最好的几个晚上了。”姜老太乐得每条皱纹都舒展着她的满意。“那就好、那就好。您这才是试用初期,过段时间保证你会感觉更好。”小黄也满脸满意。“那……那……”姜老太面露难色地用手指隐蔽地指了指排队的方向。“呵呵,没关系,你随我来吧,姜妈妈。”小黄会意,引了姜老太向里间走去。

里间是个大开间,八张床环形排开。具推介中心的权威人士解释,这样的床位排列,是为了方便试用者互相交流使用心得,同时,也方便试用者在体验的几十分钟里近距离内有人讲话而不至于感觉到寂寞。

“这里就是想得周到,不知比医院强多少。”老人们在一起,总是习惯相互比较。

“谁说不是,每次去医院,我都跟进了一次鬼门关似的。”这其中,就属陈老太最夸张。有什么办法,她那糖尿病十几年了,时好时坏,总在医院进进出出的。

“行了行了,要不是医院,你可能真的早就进了鬼门关。”有人听不来陈老太的夸张,跟她唱反调。

“话是这么说,但,你不知医院那些医生护士的脸子。更可怕的是药价,我用的降糖药,已翻了十几个跟头也不止了。”陈老太什么时候说起医院,都一脸官司。“还是这床好,不用吃药病就控制了,服务态度又好。”自从推介中心开业以来,陈老太几乎天天都来。“床都快被你躺坏一张了,你的病还不好也太对不起那床了。”有人跟陈老太开玩笑。大家知道陈老太的小气。

“小气?才不是呢,一万块算什么,只要我需要,我女儿女婿快快就帮我买了。”陈老太并不理会大家的玩笑。她只是觉得,她的血糖还是时高时低不稳定,她想再等等确定效果再说。“好的好的,不用着急的,陈妈妈。如果您愿意,您天天来我们为您留着床就是了。”推介中心的工作人员个个笑吟吟的,并不催促陈老太。

“其实,老这么‘试用’,也怪不好意思的。”私下里,陈老太跟姜老太嘀咕。“你看每天有那么多人排队等着体验,我老占着也不是个事。可是……”陈老太面露羞涩之色,“我就怕把床买回去,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在家做,没人说笑,憋得慌。”“就是就是,这里大家说笑着就是要热闹些。”姜老太附和道。

姜老太才进门,陈老太的话便迎了过来:“姜老师来了,快过来躺这儿,咱俩挨着。”

“好的,姜妈妈您就挨了陈妈妈躺吧,我一会儿回来。”小黄乐得把姜老太引到床前坐了。

一会儿,小黄手里拿了些药回到姜老太身边。“姜妈妈,这是您的药。你一定要记着按时服用哦,相信你的睡眠一定会越来越好。睡眠好了,你的血压自然也就稳定了。”“谁说不是呢,我这血压呐,就是老顽固,不知花了女儿多少冤枉钱也总不见好。”姜老太满脸是笑地把药收好。“这个肯定管用的,你可要按顿吃。”陈老太欠起身认真地嘱咐姜老太。

“姜妈妈,现在您躺好了,我帮您调试合适。这期间,您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小黄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地把一把子线理顺,启动电源,床便嗡嗡地动作起来。看床正常运转起来,小黄为姜老太盖好被子,柔声地交待道。

“好的好的,丫头你忙着吧,我自己会弄。”姜老太知道每天这个时间小黄他们最忙。看那些个老家伙个个都急死忙活地吵吵,都想早点给自己“体验”上,姜老太不由得更加记着小黄丫头的好。

“这丫头,就是跟我亲。”姜老太跟女儿讲起小黄的好。女儿却吃了枪药似地总梗着她:“您老人家就醒醒吧,她那是跟你亲?她那是跟您包包里的钱亲呢。”听听,这叫什么话。钱钱钱,女儿掉钱眼里了似的,怎么就不知人家的好。

现在姜老太想起女儿就心烦。你说也是,这人老了,是不是都不招孩子们待见了。姜老太想着女儿一直以来对她的种种好,近来却总是跟她唱反调、挤兑她,不免心凉、伤感,眼睛不由地潮了。

“我知道你们爸爸走了,你们谁都可以欺负我了。”最让姜老太伤心的一次,是她搬回活水机,好心好肠地活化了水乐颤颤地送到女儿家。女儿却吊着脸子,甩过一句话:“我们不用你这些骗人的东西。”“我……我要骗你什么?”姜老太当时楞在那里,手里的水倒了出来她都不知。她气得嘴唇抖动,头天,才说出这句话,话一出,泪便汹涌而出。她转身一摔门走了,边走边哭,越哭越伤心。女儿追出来,在后面不停地叫“妈、妈”,她也不理。自顾一通急走,走得上气不接下气,急得女儿追上来,抱了她,也跟着一通哭。

“妈,女儿是什么意思,你真的不明白?爸爸走了,现在女儿就只有你了。可你还这么不爱惜自己,整天信这些乱七八糟的骗人东西,把自己身体整坏了怎么办?我们已没有了爸爸,不想再失去你。你知道不?”女儿声泪俱下,搂住姜老太的双肩一通猛哭。女儿的哭让姜老太止住了眼泪,反过来劝女儿,“我怎么不知你们的好。我就是想,我要那么些钱做什么,遇到好东西,买了让一家人都能身体好,不要像你爸爸那样,早早地坏了身体。”姜老太哽咽道。

困难时期,没的吃、没的享受,工作又累,生活又苦,老头子受了一辈子罪,身体早早被摧残了。现在条件好了,无论如何自己要好好地活着。自己活健康了,就是孩子们的福气,自己的福气。

老头子走后,姜老太算是想明白了,再多的钱,死了带不走一分,用不上一毛,就是要在有生之年,好好享受。自从吃了推介中心的药,睡了他们的床垫子,我现在睡眠好了,精神旺了,胃口也好了,血压也控制住了。种种的好,我自己明明白白的,偏偏女儿中了邪似地不信,还总说人家骗子。姜老太想起来就气闷。

你说女儿也是,为了她的血压,为了她的健康,这个药那个药地给她买了一大堆,可就是没有人家推介中心的东西对路。保健胶囊加床垫理疗,又安全又有效。是药三分毒,人家推介中心不用吃一颗药就解决了我这么些年的老问题,怎么就非拧着不信?姜老太想起女儿的“道道”就胸闷气不顺。

“他们那么牛、那么能,怎么不开设固定的保健康复机构,整天走江湖似地这窜几天那窜几月的。他们就是想利用‘免费体验’这样的形式来骗取你们这些老头老太太的信任而卖他们的‘垃圾’牟取暴利。等你买了他们的东西,感觉不对或出现不好的反应,他们早就又换地儿了,到时候你到哪儿去找他们?这样的人不是骗子又是什么?”女儿说起推介中心就像跟人有仇似地,滔滔不绝。

人家推介中心说得明明白白的,他们就是要服务于民、受惠于民。人家那药、那产品都是经过大专家质量认证过的,也是科学研究的成果。之所以采取这种形式,就是要免去销售过程的中间环节,把最直接的便利让利于百姓,尤其是最弱势阶层的老人。听听、听听,人家这才是最体谅我们老人的苦衷呢。电视上那些铺天盖地的药品产品广告,哪个不要成千上万的钱。做广告的钱最终由谁出?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么简单的道理女儿硬是看不到,还总骂人家骗子骗子,脑子有问题。

“姜老师,你气色真的好多了,看来这垫子还真管用呢。”体验时间到了,陈老太坐起身,笑吟吟地拍拍垫子,“我的血糖也好多了,好几天没吃药,也没觉得口渴肚子饿了。我想今天就把垫子买下。一会儿女婿就来帮我付钱搬垫子。”陈老太絮叨叨的,言语间透着的得意和显摆,让姜老太很是不快。“了不起咋地,不就一个垫子一万块钱嘛,我要想买分分钟就搞定。”“陈妈妈好福气,女儿女婿多孝顺,知道这垫子对你的好,专门买了孝敬你呢。”小黄柔柔地夸陈老太的孩子。“我老了,要吃吃不动了,要玩玩不动了,还得个死不成活不旺的糖尿病。唉,这是孩子们心疼我,想着办法让我好。”小黄的话让陈老太乐不可支,只剩下四颗牙的嘴呲着,姜老太怎么看怎么觉得丑:“你有钱,钱多烧得慌,怎么舍不得去搞个全口烤瓷牙,哼!”姜老太扭过脸,心里一阵翻腾。

“姜妈妈这么大年纪还这么好牙口。”有一次推介中心让大家试吃一种具说是纯天然的保健品,姜老太吃得最利索,赢得推介中心一通表扬。姜老太适时张开自己的嘴,指点着,“自己的牙只有两颗了,其它的都是烤瓷,花了女儿三千多呢。”“哎呀呀,一看就知姜妈妈是有福之人,原来有这么孝顺的女儿呢。”小黄甜腻腻的夸奖更是引来周边老头老太太们羡慕的目光,这让姜老太很受用。

不是自己没有钱,而是关键时刻看孩子们有没有孝心。老家伙们在一起就喜欢张家长李家短地说闲话。有的说着说着,还伤心伤肺地掉眼泪。“切,那是养了些什么白眼狼,还当宝贝似的。”姜老太最不屑那些老家伙在他人面前说自己孩子这样不是那样不是。莫不说自己孩子们好,就是不好,也不能在外人面前说,否则,话传出去,还让孩子们怎么做人,自己又有什么面子。“傻瓜。”姜老太从心里瞧不起这些没脑子的老家伙。“还是姜妈妈有文化,这么复杂的说明书,一上眼,她就看明白了。”小黄说话总是这么贴心贴肺地让人暖心,姜老太就喜欢跟小黄这丫头说话,当然她更喜欢小黄把她的好、她孩子们的好说给老家伙们听。

当了一辈子老师,被桃李遍天下的学生们宠着,那时候真是……好。姜老太时常想起自己当老师时的风光。“你不服气不行,学生们就是亲我。”有时来了兴致,姜老太还是喜欢摆弄那些让她开心自豪的日子。但女儿总是快言快语地“叫停”:“妈,快收了你那些陈年老谷子吧。”唉……原来老头子在,两人没事就唠过去,唠得开心、唠得热烈。现在,老头子去了,家里空了……姜老太一想起空荡荡的房子,就忍不住悲戚重重。

老头子过世后,女儿是说过多次让她搬去她家,姜老太一直犹豫不决。是的,一个人住着,孤寂就像魔鬼似地纠缠着,特别是一早一晚。晚上房间里开着小灯,昏黄的光影总让她感觉孤独无助,躺在床上翻来倒去睡不着;早上又醒得早,窗外小鸟儿的欢叫衬得自己孤寂无依。姜老太是考虑过随了女儿去住,但最近,推介中心的事,女儿跟自己越来越说不到一起。如果真的搬去女儿家,还不知生多少闷气。“还是自己住吧。”姜老太心意沉沉,“这样至少自由些,想做什么也不用太看女儿的脸色,不用太听女儿那些不咸不淡的话。”

退休后,姜老太老夫妻换了离女儿家近的房子。原本想离女儿家近些,平时便于来往,以消多年想孩子的思念之苦,让她没想到的是,房子换了,自己的称呼也被换了。姜老太。听了就让人不舒服。姜老太。她多老,她是老师,又不是没文化!多半时间,别人这么叫她,姜老太都懒得搭理。女儿听了却笑得呵呵的,“妈妈你真是越活越小越可爱了。女人老了,被人叫‘老太’很正常,还跟人置气。”唉,这女儿,小时候最跟我贴心贴肺,怎么越长越大,反倒越跟我想不到一起了呢?

“好的好的,您这里签字,我一会儿就派人把垫子给您送家去。”小黄把一张发票展开请陈老太签字。陈老太抖着个手,看了半天,把发票交给姜老太:“姜老师,你有文化,眼力又好,帮我签了算了。”陈老太把发票凑到姜老太面前。姜老太心里那个气:瞎显摆啥,气人也不是这么个气法。姜老太把陈老太的发票一推,笑吟吟地转脸对小黄说:“丫头,我女儿早就把钱给我预备下了。现在你先替我先把床垫的发票开了,下午送我家去,我直接付钱。”看陈老太歪七扭八签的字,姜老太特别解气。“好的好的,姜妈妈,您看您用这垫子多好,早就该买了。”小黄糖似地马上粘过来。

一会儿,发票送到,姜老太利索地签了字。“姜妈妈就是有文化,办事利索,字也写得漂亮。”小黄拿了发票,看了又看,忍不住夸姜老太。“姜老师,那还用说。老师,有文化;家里又有钱;孩子们又孝顺。”自然又是一片羡慕声,姜老太这才又眉开眼笑地乐呵起来,转而,又忐忑起来。

共 555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是以姜老太为中心展开,中间又穿插了几个人物,主要是写姜老太每天早上都要去免费体验能治病的“垫子”跟保健床差不多吧!尽管女儿不止一次的告诫她,那些都是骗人的把戏,可是姜老太不相信,还跟女儿怄气。小说的另一方面也体现了老年人的生活和寂寞。儿女再有孝心再有钱,也无法天天陪在老人身边,听他们没完没了的唠叨,所以这些老人才会喜欢去那里,一边做保健一边唠上几句,似乎成了她们每天的必修课。小说的人物不多,但语言把握的很好,写出了老人的心态的变化,以及爱显摆活脱脱的个性。【编辑:红荆】【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

1 楼 文友: 2010-06-24 2 : 5:51 小说的人物不多,但语言把握的很好,写出了老人的心态的变化,以及爱显摆活脱脱的个性。

回复1 楼 文友: 2010-06-25 11:44:59 感谢红荆细致到位的编按。问好。

2 楼 文友: 2010-06-26 07:51:40 像姜老太这样的人大有人在,儿女们的关心,是老人晚年最大的幸福。问好作者。 我的江山,我的梦想。

回复2 楼 文友: 2010-06-26 17:19:19 谢谢锦妤关注。问好。

 楼 文友: 2010-06-28 16:55:12 一篇不错的小说,人物心理刻画十分到位,优点恕不多赞。感觉不足之处是语言不够简洁,细节详略不够得当。一管之见,勿怪!

回复  楼 文友: 2010-06-28 18: 8:01 感谢古老师指点。司药当继续努力。

4 楼 文友: 2010-06-28 22:25:50 我喜欢你细节的打磨,很劲道。 吾生于齐,长于鲁,壮游长安;踽踽独行中,我行我素,笑靥如花。

5 楼 文友: 2010-06-28 22:26:14 药药姐姐,我是秋儿,不一小心。。。 吾生于齐,长于鲁,壮游长安;踽踽独行中,我行我素,笑靥如花。

6 楼 文友: 2010-07-04 2 :16:46 直面社会,把当今社会上那些“为老年人服务”的地下机构 裸地摆在读者面前。小说抓住人物的心态以及细节的描写,老年人生活的孤独,也应该引起读者的深思。很接近生活的文字,通俗贴切,是作者文字的一贯特征,喜欢。 http://blog.sina.com.cn/qiufxw

7 楼 文友: 2014-04-17 15:51:51 有作家言: 小说最大的挑战不是主题,不是结构,不是语言,而是细节,情节只能组成小说的骨架,细节才是小说的血肉。 优秀的小说当有细节之魅!读到好的小说,当顶!

回复7 楼 文友: 2014-04-24 17: 5:0 铁禾留言,让药有隔世之恍。

谢谢赏读拙文。问好。

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
西华县中医院
长春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厦门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酒泉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